新疆网·新闻中心

杜甫这首诗,比李白更狂,14个字捧红3个景点

2

中国古代的诗人们,似乎多多少少都是有一些“狂狷气”的,唐代诗人尤甚。

王勃、杨炯等人的恃才自傲,是年少轻狂;

诗仙李白的“我本楚狂人,凤歌笑孔丘”,是骨子里的狂放不羁;

贺知章的“金龟换酒”,则是狂得可爱。

而杜甫,这一位诗中的圣哲,这一位写尽了世上疮痍、民间疾苦的诗人,他的“狂”却是在饱经风霜后的坚韧,令人肃然、凛然。

唐肃宗上元元年(760)夏,年近半百、漂泊半生的杜甫,终于有了栖身之地。

在成都郊外浣花草堂的他,与妻儿聚首,过上了少有的平静安然的生活。

便在那里,少年时的一股“狂”气稍稍抬头,他于是写下了一首七律,标题便是《狂夫》:

万里桥西一草堂,百花潭水即沧浪。风含翠筿娟娟净,雨裛红蕖冉冉香。厚禄故人书断绝,恒饥稚子色凄凉。欲填沟壑唯疏放,自笑狂夫老更狂。注:筿(xiǎo)  裛(yì)

1

成都街头小景,小诗妹摄

“万里桥西一草堂,百花潭水即沧浪”,这是杜甫住的地方。

万里桥在成都南门外,当年诸葛亮在这里送费祎出使东吴,杜甫的草堂就在万里桥的西面。

百花潭,就是浣花溪,在杜甫草堂南面。

沧浪则指汉水支流沧浪江,古代以水清澈闻名。《孟子·离娄上》: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。”

杜甫用“沧浪”这个典故,其实已隐含了随遇而安之意。

当时安史之乱硝烟未散,诗人困守长安许久,才终于逃脱,可他说自己自在洒脱的心性并没有被妨害,从中已可见出诗人的狂气。

而开篇这14字,更是直接把万里桥、杜甫草堂和浣花溪三个景点串联在一起,形成一条经典的旅游路线,千百年后的今天,依然游人如织。

万里桥边多酒家,游人爱向谁家宿。

万里桥边女校书,枇杷花里闭门居。

浣花溪上见卿卿,眼波明,眉黛轻。

二十里中香不断,青羊宫到浣花溪。

杜甫之后,这里又有张籍、薛涛、张泌、陆游等人走过,留下无数引人向往的诗篇。

3

“风含翠筿娟娟净,雨裛红蕖冉冉香”,这样的风景多美啊!

“翠筿”是细小的竹子,“红蕖”是粉红色的荷花。和风轻轻拥着秀美光洁的翠竹,细雨滋润着荷花,有阵阵清香扑鼻。

“含”字写出风对竹子的温柔呵护,“裛”字则显出细雨对红莲的滋润体贴,无情的物,立刻化为有情的人,这便是文字的力量。

而在配色上,翠竹与红蕖,葱绿配桃红,加之细雨、微风,那种美非用心的人不能体会。

一个人在历经战乱国难、无数坎坷后,仍然能够敏锐地感受到天地间那幽微的美,这才是真正的“狂”。

5

“厚禄故人书断绝,恒饥稚子色凄凉”,可是,生活依然很苦!

杜甫长长地叹息一声:做了大官的朋友早已与我断了书信往来,长久饥饿的儿子面色苍白,透着一股凄凉。

似乎从这一句开始,前两句营造出的清潭翠竹红蕖的美景,都转为惨淡,情绪也转为低沉。

但杜甫果真会就此消沉下去吗?

我们来看最后一句,“欲填沟壑唯疏放,自笑狂夫老更狂”。

他大笑着说:我这把老骨头啊,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去。无官无钱的我,唯一剩下的就是一股狂气。别看我老了,当年的狂夫老了却更加狂放。

面对无限的潦倒失意,杜甫不是选择沉沦,而是索性让骨子里的“狂”全都喷薄而出。

既然生活已经到了这般境地了,就更要忘却那些苦辛,要放肆地大笑一场。

4

我们也许都还记得杜甫年轻时写过的一首有名的诗——《望岳》:

岱宗夫如何?齐鲁青未了。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。荡胸生层云,决眦入归鸟。

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

如果说这个时候的杜甫,他的“狂”还是源于对大唐盛世的期待,源于对自我才华的自信,源于对未来前途的憧憬,那么写出《狂夫》时的杜甫,他如今的“狂”却是饱经风霜后的坚韧,是困顿夹缝里的洒脱,是站在沉重生活之上俯视人生的放旷

6

杜甫的狂,正是我们每一个人面对人生苦难时所应当拥有的态度。

它也许不那样飘逸,却正因其滞重,笑中带着苦楚,于那苦楚中又生出无穷力量,让我们有勇气在生活的漫漫长路上继续走下去,一直一直走下去。